“互聯網+”時代,教育信息化機構該如何定位

來源:中國教育信息化 時間:2017-11-13
 
教育信息化機構是一個組織,“作為組織,它不僅是一種關系和手段,更重要的是它有自己的生命、獨特結構、組織目標以及責任與義務”。
“互聯網+”時代的到來,對高校教育信息化機構提出了嚴峻挑戰,同時也提供了良好發展機遇,高校有必要重新思考教育信息化機構的職能定位問題,為優化組織結構、提升信息化領導力等提供理論基礎和變革依據。
挑戰與機遇
1.新興信息技術帶來的挑戰和機遇
“用互聯網思維改造傳統教育是新時代信息化發展的重要思路,過去的建設重點是網絡、計算、存儲、基礎構架和系統軟件,在新的歷史時期,要突破發展慣性和路徑依賴,利用移動互聯、云計算、大數據和物聯網等信息技術,構建‘互聯網+教育管理’新模式,推動教育管理信息化的根本性變革。”
這種變革不只是信息技術的更新換代,更是新興信息技術支撐下的管理觀念、組織機構、業務模式與業務流程的變革。高校教育信息化機構不僅需要信息技術能力,更重要的是考慮如何提升信息化的領導力與協調力,實現信息系統的全面集成與整合,從而促進教育決策的科學化、公共服務的系統化和學校管理的規范化。
2.新興教學模式帶來的挑戰和機遇
近年來,MOOC、翻轉課堂、混合學習等信息化環境支撐下的新興教學模式不斷涌現,并迅速成為學界研究熱點和高校教學改革的實踐重點。這些新興教學模式的落地實施,需要建設支撐新型教學模式的信息化環境,需要適合新興教學模式的原創性教學資源,需要廣大師生實現從傳統教與學習慣向新興教學模式適應性的轉變,同時也伴隨著對教育數據挖掘、學習分析與測量的更高要求。
“隨著社會對當今員工所需技能的重新定義,高校必須重新思考如何定義、衡量、證明知識的掌握程度。”在高校這些工作都將直接依賴于教育信息化機構的創新實踐,這既是教育信息化機構面臨的艱難挑戰,也是教育信息化機構謀求發展的良好機遇。
3.新型參與方式帶來的挑戰和機遇
高校教育信息化機構以往被定義為“教輔部門”,是教學科研管理部門的協助輔助單位,在信息技術促進教育教學改革過程中只是扮演“技術支持者”的角色,提供的往往是被動服務,致使教育信息化機構“有力使不上,無力偏被使”的現象時有發生。
“互聯網+”對傳統教育的強力沖擊、信息技術與教育教學深度融合的要求,以及信息化對高校發展戰略意義的逐漸明朗,不斷提升教育信息化機構在高校信息化建設和教育教學改革中的地位和話語權,從單純的技術支持者轉變為改革引導者和決策參與者。這不僅要求教育信息化機構人員懂技術、懂管理,也要懂業務。教育信息化機構應當把業務視角定位在學校整體發展的層面,變被動支持為主動服務,積極保持與大學戰略目標的一致性,確保教育信息化成為學?,F代化發展的有力支撐。
互聯網+”是一場革命,幾乎可以加高校教育的一切,比如“互聯網+教學”、“互聯網+管理”、“互聯網+服務”、“互聯網+校園安全”等等。“互聯網+”革命強勢要求高校幾乎所有教育教學業務都互聯網化,但教育信息化機構不可能也不應該把“互聯網+教育”的任何業務都包攬在自己身上,這種背景下高校教育信息化機構更應該界定明確的職責范圍和準確的職能定位。
機構職能是指機構所具有的功能和所能發揮的作用。“機構功能或職能是組織存在的理由與目的,也是其價值與意義的外在體現。”那么,高校教育信息化機構應當具有怎樣的職能?我們認為應當具有規劃與評價、管理與協調、建設與維護、教學與科研、創新與推廣、支持與服務等十二大職能。
職能定位
1.規劃與評價職能
“信息化規劃是一個尋求全局性整體解決方案的過程,是梳理業務、暴露矛盾、反復溝通、全面碰撞、凝聚共識、更新理念的過程;教育信息化發展規劃和相關決策是否上升到戰略高度,直接決定學校的戰略思維和導向,決定學校信息化投資力度以及在信息化項目實施中對涉及的業務流程、組織變革的決心和執行力,關系到信息化建設和應用的成敗。”“許多研究發現戰略規劃與組織績效之間存在一種大體上的正相關關系”。學校信息化發展戰略規劃是教育信息化機構必不可少的職能。
國內外教育信息化實踐已經證明,信息化戰略規劃是信息化工作的先決條件,信息化評價對信息化工作的執行起到階段性總結和承上啟下的作用。因此促進規劃落地實施并提升應用績效的評價職能也是教育信息化機構必不可少的重要職能。缺失評價的規劃很可能會變成“空頭支票”而有名無實。
評價必須貫穿于教育信息化發展和項目建設的全過程,事先、事中和事后評價都不能少。事先評價主要包括需求調研、方案論證和經費預算等,事中評價主要是對項目建設關鍵節點的控制以及對信息化應用績效的及時追蹤,事后評價則主要包括項目驗收和年終考核等。在高校內部,教育信息化發展戰略規劃與評價只有教育信息化機構才有可能完成并實現,無論這個教育信息化機構采用什么名稱。
2.管理與協調
“信息化的本質是對流程的再造,實施過程是改變管理觀念、組織機構和業務模式的過程”,高校信息化過程由專門機構進行管理和協調顯得尤為重要。
管理主要是對新建項目立項、信息資源建設、業務流程梳理以及配套經費分配的管理,沒有管理就沒有服務,服務必須建立在合理有序的管理制度之上。
協調主要是對信息化業務流程重構時各部門工作內容和相關利益的溝通與協商,以及學校業務部門與產品供應商之間的關系協調,沒有協調信息化工作就會卡死在“你爭我奪、你避我閃”的利益沖突之中。
教育信息化機構擁有管理和協調職能,才有可能有權利解決信息化過程中“問題多、響應慢、重復犯”的舊有詬病。
另外,信息化教學資源建設也要求教育信息化機構具備管理和協調職能,教育信息化機構沒有能力也沒有人力開發原創性教學資源,很難想象教育信息化機構如何完成一所高校幾千甚至上萬門課程的信息化開發,教學資源的開發必須依賴于廣大一線教師,教育信息化機構能做的只有提供平臺、管理資源、協調進度、提供技術支持和相關服務,在教學資源建設方面教育信息化機構應該是管理者、協調者和促進者而不應該是開發者。
3.建設與維護
學校信息化硬件設備和軟件系統的建設和維護一直以來都是教育信息化機構的重要工作,也將是永恒的主題。建設和維護的范疇大致可以劃分為三個層次:
一是信息化基礎設施,主要包括校園網絡、中心機房(包括服務器、存儲、安全設備等)、計算機機房、多媒體教室、教學錄播演播室、語音實驗室、遠程會議系統等信息化教育教學環境的硬件構成;
二是公共服務系統(但不包括業務應用系統),主要包括公共數據庫平臺、數據交換平臺、數據清洗與整合平臺、統一身份認證、視頻點播、VPN和EMAIL等公共服務信息系統;
三是相關管理制度,主要包括IT建設項目管理辦法、IT績效評價辦法、網絡課程及教學質量評價標準、多媒體教學質量評價標準,以及信息化基礎設施與信息系統管理和應用的相應要求和規章制度等。
業務應用系統的建設、維護和管理應當由各業務部門來完成,教育信息化機構在其中行使的是規劃、評價、管理、協調、技術支持和服務的職能,這樣既可以有效避免推諉扯皮現象,又可以倒逼業務部門掌握信息化理念、提升信息技術應用水平,同時也有利于規劃的落地實施和提高信息化評價的客觀性、有效性。
4.教學與科研
教學與科研是高校教育信息化機構的重要職能,并非可有可無。諸多學者極力呼吁重視教學與科研對教育信息化機構發展以及實現教育信息化目的的重要意義,從上述教育信息化機構職能定位的典型研究中便可見一斑。
教學的目的在于深入一線教學,關注教師與學生的成長需求,沒有切實的教學實踐而空談信息技術與教育教學的深度融合,應用推廣的說服力和指導意義就會大打折扣,就更不用說“改革教學模式,培養創新人才了”。反過來說,“教育信息化是內生于教育活動之中的,脫離了教育活動就不是教育信息化”。
科研的目的在于把握教育信息化與信息技術的理論前沿和發展動態,在于關注教育教學改革的發展方向和實踐重點。
沒有深入的科學研究,對教育信息化發展動態和前沿把握就會出現偏差,勢必影響學校信息化發展規劃的科學性、前瞻性、權威性和指導性;因此,高校不僅要賦予教育信息化機構教學和科研職能,而且在教育信息化機構組織設計和職能定位時必須充分考慮促進其教學、科研職能發揮效用的條件保障。
5.創新與推廣
信息化機構一度被學界認為是高校教育信息化發展的“領頭羊”和“強力引擎”,是促進高校教育教學改革的“制高點”,但在高校教育信息化實踐領域并非確定如此。究其原因,主要是因為教育信息化機構長期缺乏深入教學一線和科研前沿而導致的在創新和推廣上的無能無力所造成的,最終致使機構的創新和推廣職能萎靡、縮水,甚至于消亡。最危險的就是不進行創新,而教學和科研是創新的源泉,這也是呼吁賦予教育信息化機構教學與科研職能的重要原因。
“創新是維持基礎上的發展,而維持則是創新的邏輯延續;維持是為了實現創新的成果,而創新則是為更高層次的維持提供依托和框架。”創新是在現實條件下探索推進教育教學信息化進程切實可行的新思路、新辦法、新舉措;而推廣不僅包括信息技術和信息系統應用的培訓,也包括信息化理念、新興教學模式和教學方法的宣傳。應用培訓、專題講座、專項科研立項等都是教育信息化機構進行推廣的重要手段。教育信息化機構應當充分認識到創新和推廣的戰略意義,并堅定地把創新和推廣工作融入到教育信息化進程的各方面、各階段。
6.支持與服務
技術支持與服務是高校教育信息化機構最原始的職能,也是教育信息化機構的立身之本。支持和服務主要包括五個方面的內容:
一是提供信息資源公共服務,如提供基礎網絡、校園門戶、移動應用、VPN、E-Mail、教學資源庫等全校性、普遍性的公共應用服務;
二是對學校其他部門在技術環境條件方面的支持與服務,如為業務應用系統提供存儲空間、虛擬服務器、容災備份等硬件支持,為英語四六級和計算機等級等各類考試提供計算機機房服務等;
三是對教育教學信息資源開發建設方面的支持與服務,如資源開發技術咨詢、視頻攝錄編、教學設計培訓等;
四是在學校各業務信息系統建設過程中的經驗交流、技術指導、方案審核等;
五是對學校非常規性活動的技術支持與服務,如學校舉辦承辦的各級各類競賽、比賽活動的網絡保障、技術支持等。
技術支持與服務是一項比較繁雜零碎的工作,但也是教育信息化機構的生存基礎。高校教育信息化機構不能因為擁有規劃、評價、教學、科研等看起來“光鮮”的職能,而規避支持與服務的現實需求。我們應當“強化服務意識、改進工作作風、優化工作流程、提升服務水平”,在支持與服務過程中謀生存、求發展、開拓創新。
教育信息化機構是一個組織,“作為組織,它不僅是一種關系和手段,更重要的是它有自己的生命、獨特結構、組織目標以及責任與義務”。準確的職能定位無疑是組織存在的本源理由。從傳統的角度來講,教育信息化機構職能往往被劃分為核心職能和邊緣職能,這種劃分本身并沒有錯,但是它在無形中為機構忽視甚至拋棄邊緣職能提供了理由,或者為執行邊緣職能而無暇顧及核心職能提供了借口。
我們建議從職能的屬性來進行分類,可以分為維持性職能和發展性職能,維持性職能包括管理、評價、協調、維護、支持與服務,而發展性職能包括規劃、建設、科研、教學、創新與推廣。通過上述對教育信息化機構應該具有的職能分析中可以看出,教育信息化機構應當定位在兼具行政管理、教學科研和業務工作的綜合性機構,而不應該是單純的教輔部門或是純粹的行政管理部門。
“互聯網+”時代已經到來,智慧校園建設成為教育信息化的必然趨勢,這既給高校教育信息化機構提出了嚴峻挑戰,也帶來了良好的發展機遇。高校有必要重新思考并進行教育信息化機構職能定位和組織重構,改變以往教輔部門的定位枷鎖,將其轉變為綜合性一體化機構、提升機構信息化領導力勢在必行。
來源:《中國教育信息化》雜志,作者:田生湖 趙學敏 段海波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